异教徒告解室

liar and idiot / 贾艾 / 上

活的粮食

沉扉:


剧向……?      

监禁预警x      

因为怨念太多导致的一篇      

第一次写欧美圈同人好紧张哇哇哇哇哇——   


liar and idiot



起初他被锁在擦洗尸体的台子上,那也是他成为无面者以来第一次自己躺在这个台子上。他曾以为直到他完成自己的“侍奉”,自己才会躺上去,与其他的尸体一样,被同样是千面之神的侍奉者回收处理。而他现在还活着,却被迫躺了上去。
他的双手和双脚都被绑上了锁链,失去了行动的自由。他平静地躺在这张台子上,仿若过往的那些尸体一般,他睁着眼睛,也只能望到深邃不见底的黑暗。
他的左胸膛上有着女孩的佩剑所留下的伤口,伤口不深,又尖又细的剑端堪堪划破了他的皮肤,但那也足以使他失去了意识。剑端上有着致人昏迷的药物。
在他走向女孩,毫无防备地撞向女孩手中握着的佩剑的那一刹那,他突然发现他并不确定女孩会不会作出杀他的举动。
毕竟在那之前女孩问他的问题,他回答了她一个近乎残忍的答案。
在昏暗的烛光下,他看见女孩眼眶中隐约闪烁的泪水,和她逞强的、死死注视着他的眼神。


她曾拿他当做朋友。
被朋友背叛的滋味无疑不怎么好受。


他在那张充满了尸臭和刺鼻的药水的台子上躺了没多久,就被转移到了供奉着千面之神的神殿。他的双脚已经没有了桎梏,双手却依然被锁链捆住,也依然没有被施舍到亮光。但他毫不在意,并不是只有女孩接受过黑暗中的训练。
也许女孩曾经想要在那张台子上杀死他,割下他的脸皮;也许他被转移了囚禁的位置,并不代表女孩已经放下了想要杀他的打算,只是因为女孩要用到那间石室。
无论如何,他都无从得知。
他记得她说她要回家,也许她在为回家做着准备,他猜测。
他们心知肚明,女孩回家的道路是一条又险又长的路。但她能比之前走得更稳当一点了。其中他功不可没,这让他多少有些自豪。


他不知道自己在黑暗中已经渡过了多少个日升月落,他靠着女孩送餐的频次大致推算至少有三、四天了。
起码女孩并不打算活活饿死他。
他的双手被束缚着,所以送餐的同时,女孩也负责将食物送进他的嘴里。
即使他们二人都以不同的方式接受过黑暗中的训练,但在黑暗中由一个人用饭勺将食物送进另一个人的嘴里还是有些艰难。
他好几次被铁勺敲到牙齿,敲到鼻梁骨,甚至有时他怀疑女孩是不是故意的。故意用铁勺子打他,故意将他弄得狼狈不堪,故意不跟他说话。
考虑到这点,他甚至有点被气笑了。
她虽然是个让人头疼的、不听话的学生,但她依然学会了很多东西,她学会了沉住气,学会了毫无破绽地说谎,学会了在黑暗中如何用手杖与人战斗,学会了不动如石、敏捷无息……
她刚开始来到布拉佛斯时,刚开始进入黑白之院时,身上的毛毛躁躁的小女孩的气质早已经不见了。
可现在的她分明又回想起了那么一点,或者说,女孩只有在面对他时,才会无意识地展露她身上依然保留着的孩子气。
她当然有资格生他的气。
可是他也生她的气。
他明明给了她选择,甚至给了她冷静思考的时间,而在她做出了那个选择后,却又骗了他。
她并不想成为无面者。
从始至终都不想。




艾莉亚终于还是跟他开口说话了,不仅开了口,她还大发慈悲地将神殿中的蜡烛全部点亮。突如其来的烛光让贾昆眯了眯眼,在适应光线后,他看见了站在自己面前,居高临下看着自己的艾莉亚。
女孩穿着单薄的睡袍,领口用伸缩绳系了个漂亮的蝴蝶结,她没有扎头发,一头不那么长的褐发零乱地洒落在肩头,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他,像是在看什么奇怪的动物。
贾昆扯开有些沙哑的嗓子,故意懒洋洋地问她:“可怜的女孩子遇到了很棘手的问题,这个问题让她辗转难眠。跑来他面前是想要获得帮助吗?”
艾莉亚并不理会他的挑衅,“我明天一早就会离开布拉佛斯。”她说话的时候眉梢上扬,显得有些得意洋洋。
可是贾昆却看到她有些颤抖的手,尽管她很努力地将其掩在了宽大的衣袍后。
“所以今天晚上女孩必须要对他做出一个决定。”
贾昆说,他的唇角露出了有些古怪的笑。
艾莉亚说不上来,毕竟一直以来他都笑得挺古怪的,像是看透了说话的人的一切,又像是在轻视着说话的人。
不管怎样,艾莉亚已经决定了。她的内心很紧张,好在黑白之院教会了她如何伪装自己的紧张。
她朝被锁链捆住了,斜斜靠在墙壁上的贾昆走去,几乎毫不犹豫地,朝他身上跨坐了下去。
她能感受到,她身体下的贾昆微微僵硬。
贾昆也能感受到,跨坐在他身上的女孩宽大的睡袍下赤裸的躯体,是的,在那睡袍之下,她什么都没穿,连内裤也没穿。他的喉间微动了一下,然后看到分开在他身体两旁的女孩雪白的小腿。
贾昆调整了下呼吸,有些艰难地将落在女孩小腿上的视线收回,他问她:“小女孩要对他做什么?”
他刻意把对她的称呼变成了“小女孩”。
回应他的是他口中的小女孩缓缓伸向他脖颈的双手。
在那双手触摸到他脖颈的同时,贾昆笑起来。
“他被锁链捆着,女孩有无数种杀死他的方式,最后却选择了亲手掐死他的方式吗?”
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鄙夷。
艾莉亚的双手握着贾昆粗壮的脖颈,她能清晰地感受到她的双手下,跳动着的贾昆的脉搏。她一手握住了他的生死。
哼,这个人凭什么看不起掐死人的这种杀人方式?艾莉亚心想。
但她没有加重手上的劲道,她也没有抬头去看他。
“有件事情,我希望能得到你的答案。”
她就像毒蛇一般盯着他的脖颈,毫无感情地说:“我试着这么考虑了,事实上你是个很容易看透别人的人,所以你一定也很了解我。”
“你了解临冬城的艾莉亚·史塔克,那个被仇恨紧紧禁锢住的女孩子,她想要报仇,却没有与之匹配的能力。”
“但是她并不是一个白痴,她懂得借助力量,也懂得利用人。所以你给了她一枚看上去能实现她愿望的铁币。”
“所以她拿着那枚铁币,蠢兮兮地来到布拉佛斯,来到黑白之院,来到贾昆·赫加尔的身边,蠢兮兮地说自己想成为无面者的一员。”
“你当然也清楚地知道,她的体内流淌着‘奔狼之血’,她的心中有满腔的仇恨,她唯一的心愿,只有杀死害她的家族分崩离析的罪魁祸首们。”
“她永远都是史塔克家族的狼女,无论你如何训练她,她永远也无法成为无面者。”
艾莉亚抬起头,看向贾昆湛蓝的眼睛。
“你明明知道这些,为什么还要跟她玩什么成为无面者的无聊游戏?”
她沉默了一会儿,像是在等待贾昆的回应,但是贾昆没有说话。他安安静静的,蓝色的眼睛毫无波澜。
艾莉亚放开了他,她的双手顺着他的脖颈、锁骨、胸膛一路往下,缓缓地滑了下去,像是一条光滑的蛇。
“你明明知道,”艾莉亚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艾莉亚·史塔克的血仇未报,她不会死在流浪儿的手上,那么,为什么你还要派流浪儿去杀一个无法被杀死的人?”
她的声音在空寂的神殿中显得又嘹亮又清澈,她的话说完的时候,双手已经按在了贾昆的下腹,那双手下,贾昆的腹部在用力地起伏,连带着他无法克制的微微露出的喘息声。
艾莉亚的双手停住了,因为她听见贾昆的否认。


“他不知道。”




TBC






贾昆:?到底想杀我还是想上我

评论

热度(46)

  1. 异教徒告解室cy66 转载了此文字
    活的粮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