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教徒告解室

【贾艾/现代AU】人鱼公主的原文(LV1.1)

lokane:

*出于写起来方便的原因,全文口癖修正,昆鹅终于可以正常说第一人称了


*这一篇的大纲是想好很久的,而且和琴琴 @芬梨 交流过,感谢琴琴提出的建议。


*社畜更新就是这么慢,正常操作,而且好久没写了质量嘛……凑合看


*这篇文一共三个部分,应该只会把LV1部分连载完,其他进本子


*现代AU,核心灵感来自《恐怖游轮》


------------------------------------------------------------






有情皆孽,无情太苦。






——————————


他站起来,尚且难以理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是被本能支撑着走上旋梯。要体面——这也是某种自然而然的想法,于是他决定先洗个澡,再换身干净的衬衣,以期借此冲刷大脑的疲惫。夜已经深了。这是一个周三的夜晚,他在等待学校通知他回去上课,文学鉴赏课件他已经做好好久了。


会是明天吗?他模模糊糊地想,因为电线断了,电池台灯灯光很暗。于是他又不得不徒手缠好电线。就在这时电话里响了,他接起来,是艾莉亚·史塔克。


他知道那个女孩子。住在他对面楼上,他们在几个推理小说家的签售会上见过几次,但并没有留给他特别印象。艾莉亚的声音就像这个夜晚一样喑哑,混混沌沌、模糊不清。他只是勉强听出来她让他看看窗外。


贾昆拉开了窗帘。夜晚很冷,史塔克小姐站在路灯下朝他招手,围巾遮住了她大半张脸。她示意他下楼,有要事相谈,于是贾昆披上外套下楼去,左右却再也没看到那个姑娘的影子。他在微弱的晨光里寻找她,逐渐走近对面大楼的入口处,那是栋独栋楼,没有围墙、绿化和物业。艾莉亚·史塔克就站在那儿,聚精会神往大门上贴告示,好像没看见他。


他不得不横穿街道去叫她的名字。他喊:“史塔克小姐?”同时走向她身边。一辆打着闪光的货车瞄准他直直撞来。但也是这一瞬间,艾莉亚伸手拉住了他,使劲将他扑倒在地上,货车呼啸而过。史塔克小姐还想说点什么,但他下意识推开了她,惊魂未定。


可艾莉亚·史塔克也并不生气。“是我呀,赫加尔教授。”她笑眯眯地坐在地上,“我们见过的,你忘了吗?我现在可是救了你呦,难道一点回报都没有吗?”


 


LV.1 少女的恋情


 


如果换个视角,艾莉亚·史塔克就会看到这一幕——一个心怀不轨的镜头从窗帘缝中慢慢伸出。由于其目的比较猥琐,直楞楞的镜筒竟然也稍微显得有点色情,多少带了点香艳的窥私欲。不过,实际上,艾莉亚一直将自己归类为纯情少女。就算她的目的并不纯情,手段也不太高明,但她的高倍望远镜目前也还没有捕获到过什么令人想入非非的镜头。


她确实见过贾昆,虽然说对方可能并不记得,虽然说其中确实有一些人为(主要是她本人)的要素,但他们确实在签售会上讲过话、聊过天,而且他们都买过很多悬疑推理小说。她也是通过学习小说里那些乱七八糟的知识,慢慢摸清了他的生活规律,明白什么时候在这个窗口支起望远镜就肯定能看见他仰在书房里休息。当然,想看见更好的东西当然就需要更精准的倍率,史塔克小姐不得不全神贯注于镜头调焦。可假如她能稍微分点心、注意下别的事情,她就可以察觉到大门打开那轻微的“嘎吱”声,以及虽然掩饰过、但只要用心仍然能分辨出来的上楼声了。


当她的视线正在他衬衣纽扣上不安地徘徊时,赫加尔教授仿佛察觉到什么,她看见他站起来,看向窗外。那视线正好对准她的方向,于是她的镜头向上留在他灰蓝的眼瞳中,放大。再放大。那里面有什么。她看见了。调高倍数。那灰蓝的镜子中映出她偷窥的身影。调高倍数。这温柔的眼瞳明亮如月,映出她身后分出的血淋淋的黑影,举起带血的尖刀。艾莉亚·史塔克还来不及尖叫。她只感觉到疼痛。


 


再下一次知觉恢复时,艾莉亚最先感受到的是一只有力的手紧紧抓住了自己的手。她张了张嘴,但对方立刻捂住她下半脸,几乎是半引导半强迫性质地拖着她向外走去。艾莉亚冻得哆哆嗦嗦,等到了室内,对方裹一床薄毯子在她身上,她才觉得好了些。但史塔克小姐战战兢兢,眼前看不见,不敢动、也不敢说话。对面伸手扯开她眼睛上的丝巾,艾莉亚瑟缩了一下,往后退了退。


“艾莉亚·史塔克?”于是男人的声音放轻了,“没事的,你已经得救了。”


是贾昆。她立刻就分辨出了这个声音,心提到了嗓子眼上,迫切想说话,但声音出口却成了一声接一声不间断的气喘。她的眼泪掉下来,又害怕、又懵懂,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教授似乎也没有时间详细对她解释。“垃圾桶、浴室边、地板上,还有很多地方都能证明这件事有问题。”他也没有再看她,只是一边试图腾出衣柜一边简略告诉她,“有人想杀你和我,我就救了你。”然后扯过女孩子往衣柜里一推:“以后你就睡这儿。”


艾莉亚不知所措。“衣柜?我、我没有得罪过什么人……”她局促地询问,“我能回家看看吗?衣柜也太……”


“那就床底下。”贾昆打断了她,“别乱跑。没人的话你可以在家里逛逛,但是不准出门。不要被任何人——”


她委屈不已。就在她打算发难时,贾昆将食指竖在唇边,示意她噤声。艾莉亚立刻警觉起来,楼下传来推门的声音,有人走进来,大声呼唤贾昆的名字。男人和她对视了一眼。“换衣服。”他扭头冲门外喊了一声,强行将女孩子塞进那一堆叠好的衬衣和大衣里,警告性瞪了她一眼。他匆匆下楼去了——很快,又只剩下这一个女孩子独自坐在黑暗里。


 


她等了好久,外面没有动静。艾莉亚推开衣柜跳出来,站在卧室观察了一番,悄悄去门边听外面是否有人说话。她听见女人的声音,混合着贾昆的说话声,然后意识到之所以这声音越来越清晰,是因为他们正越来越近。她下意识想要钻进衣柜,又恐怕沉重的关门声引起注意,情急之下滚进了床底,蜷成一团,免得出于不慎被察觉。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快。紧跟着贾昆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史塔克小姐。”


艾莉亚条件反射想回应他。可站着的女人抢先说话了:“啊,怎么了?贾昆,怎么了?”她的声音很年轻,有种充满活力的感觉,更重要的是,艾莉亚觉得很熟悉。贾昆斟酌着,好像在考虑如何说出口比较妥当:“你今天出门,难道没有收获吗?”


年轻女人笑起来:“有啊!……我正想跟你讨论这件事。我记得肇事车牌号,再加上有监控……你能让开一下吗?”她问。


贾昆问她:“怎么了?”


“我的内衣掉了。”女孩子说。


“你的内衣不可能掉在我的衣柜里,史塔克小姐。”贾昆回答她,“但如果你非要怀疑,我可以帮你找一下。”床底下的艾莉亚看见了他的裤腿和她的塑料拖鞋,贾昆斜靠在衣柜上,但女人向前逼近了一步。贾昆试图阻止她,但她又拐了个弯,指使男人去找找衣帽架的外套里面。他同意了,去拉她的手,带她一起到衣帽架那儿去。他只挪开了一步——但女孩子一个箭步上前,那掩盖秘密的衣柜门紧跟着就打开了。


艾莉亚察觉出贾昆的紧张,她庆幸自己灵机一动换了个地方。外面两人僵持了一会儿,贾昆问那年轻女人,是否有什么收获。女孩子洁白的脚踝在床前来来回回,男人再次重复,她的内衣是不可能掉在他的卧室里的。姑娘在床边坐下,蜕下鞋子随便一踢,艾莉亚悄悄把塑料拖鞋朝外面挪了挪,往角落里瑟缩。“你去楼底下找找吧。”她听见贾昆叹了口气,“如果没在你房间,可能是洗澡落在洗衣机上了吧。”


他伸手带女孩子下楼。姑娘站起来,磨磨蹭蹭套凉拖的后跟,一把推开他。“左边拖鞋掉床底下了。”她突然大声说,趴在地上尝试往床下看,贾昆半跪下来抓住她胳膊,斥责她注意点影响。艾莉亚在阴暗处瑟瑟发抖,抓紧自己的裙摆,另一只手到处找那只该死的塑料拖鞋是不是真的已经被她挪了出去。她躲进起来之前观察过,这个方向是背光处,只要躲在箱子背后理应不会被察觉才是。但那女孩子如此锲而不舍,让她又怀疑自己是不是考虑漏了什么。贾昆拽紧那姑娘的胳膊,不让她再往更深处看。艾莉亚睁开眼睛,又顺着一丝微光悄悄去瞧她。她看见了一双瞪大的圆眼睛——明亮、快活、泛着漂亮的绿色。那双绿色的圆眼睛。


毫无疑问,那就是她自己的眼睛。是二十一年里在镜子里见到无数次的、在相片里见到无数次的、在他人的赞美听到无数次的,这双狩猎她的绿眼睛,这就是艾莉亚·史塔克自己的眼睛。


 


——TBC——


LV1.2:“你最好不要好奇我是在哪里找到了你。”

评论

热度(17)

  1. 异教徒告解室lokan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