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教徒告解室

【贾艾/AU/蠢霾注意】舞娘的喜悲没TM人看见

13131313:

*作者所有的芭蕾知识来源于网上黄文、美剧flesh and bone和王朔小说里提到的红色娘子军。


*对各位舞娘如有冒犯,拔猫胡子谢罪。


*猜中本文梗的小仙女奖励番外想看的姿势。


*本文是pwp番外的序言……








    练功房里人早散了。明天是周末,姑娘们有男友的都洗得香香喷喷,没男友的都画得花枝招展,四点不到就一哄而散。团长也拿大家没办法。有那刻薄的背地里叫团长老处女,讽刺她光长奶子不长个子,所以才从一线退下来。艾莉亚是不敢主动说团长坏话的,但是大家都骂起来的时候她是形容词最多的那一个。




    艾莉亚没走,她一向勤奋,第一个来最后一个走也是常事。外面天色渐渐暗下来,四面镜子的练功房里仍是灯火通明,厚厚隔音门一关隔绝了大街上的烟火气。又一轮教外行人看了头晕目眩的旋转以后,她终于筋疲力尽,咣一下倒在地板上,地上竟积了小小一滩汗水。艾莉亚叉开两腿死了一样躺了一会,又慢慢曲起膝盖坐起来,最后将脸埋在了大腿上,看上去很可怜的样子。




    这就是贾昆推开练功房门口看到的景象。他早上起晚了,随便拿了个热狗,一边上楼一边吃,芥末落在裤子上黄黄的一滩。他看所有姑娘都开始早课了,匆忙脱下裤子在水池里搓了搓,弄得整条裤子前面都湿了,更加奇怪。这时好像听到走廊上有人要过来,他急得团团转,灵机一动把湿裤子塞冰箱里了(反正姑娘们都是猫,吃得少),然后从容换上“工作裤”,刚拉好拉链团长就推门走了进来。下班以后他也忘了这事,快回到家才想起来。他想到第二天来得最早的姑娘打开冰箱,看到一条冻得梆硬的男人裤子的表情,吓得一路飙车回了团里。明天就是周末了,惊讶的是这时练功房里还亮着灯,他轻轻推门进去,就看到了艾莉亚。


    


    艾莉亚他是认得的。印象还挺深刻。她来考布拉佛斯大剧院芭蕾舞团的时候直接背着一个巨大的登山包,脸蛋红扑扑的,讲话一口土里土气的北方口音。团长最是厌烦这种动不动就“我要成为世界第一的舞者”的丫头片子,故意难她。几十个姑娘看笑话一样看她即兴跳舞,他懒散地坐在琴凳上,根据团长的暗示加快或者弹错几个音,在她旋转到顶点的时候。但姑娘不但通过了,表现还很优秀,虽然很少有人会关心一个乡下来的(条件不太好的)舞者默默撕掉过多少坏死的脚趾甲盖。一年过后,就连秉性最刻薄的编舞(也就是团长本人)都没法挑出她的毛病了。




    她也不是没有毛病,贾昆默默地想。作为一个芭蕾舞演员,她实在是吃得太多了。好吧,虽然她的体重没有超标,修长的双腿没有一丝赘肉,但她圆乎乎的脸和略不骨感的胳膊出卖了她的饭量。团长不止一次挑剔地数落她摄入的蛋白质和脂肪过多了,并且稍一观察到她小腹的弧度就大肆取笑。这姑娘偏偏又十分好强,总是用额外的运动量来弥补自己偷偷藏在蛋白粉罐子里的巧克力……好吧他也只是偷看到过几次。




    但不得不说,她的鲜活在这个对身材要求严格到疯狂的环境里,显得十分可爱。当然这不是贾昆在为自己选择垃圾食品时的借口。当然这也不是他执意要求(建议)团长把工作室开在小意大利区的理由。楼下马路对面就有十五个街区里最棒的意大利面和蔬菜浓汤,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贾昆的体型也比较完美,意思是,体脂率在这个年纪的普通上班族中非常健康的完美。




    总之,艾莉亚哭(?)得小脸通红地从膝盖里抬起头来的时候,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犹豫要不要进来的贾昆。贾昆是舞团的钢琴师,不过大型表演用不上他,他也就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地在练习和剧目彩排的时候出现一下。大概来说他可能是团长亲戚,养的闲人,工资也不高的样子。他的收入大概可以从衣着上看出来,虽然有最起码的,对钢琴家这个职业的尊重——穿着衬衫长裤;但衬衫常常是法兰绒格子的,裤子是破牛仔裤。而且他的衬衫从来不掖进裤腰里(掩饰真实腰围的小招数,女孩子们都知道),一头红发油腻腻地搭在肩膀上。他的行头在这个充斥俊男美女的行当里多少(是极大地)影响了贾昆的真实颜值,不管他当着团长的面在练功房里抽烟的、没素质的样子有多英俊,也从没有女孩儿对他抛出过橄榄枝。真的,这幢大楼里来来去去每天至少有两三百个女孩子出没,这个数字是很可观的。




    而艾莉亚注意到他,是因为自己的蛋白粉罐子里少了巧克力,而钢琴底下(并不巧妙地)藏着几张糖纸。她是摔倒在墙根时发现的,大为光火,仿佛那一刻在镜子里映出的她是一头母狼,而贾昆是一只小白兔。贾昆连连道歉,下一周,他偷偷塞给艾莉亚一个纸盒子,艾莉亚看到上面的店铺名心花怒放。然而她打开盒子,顿时泫然欲泣。




    “我们芭蕾舞演员是不能吃马卡龙的。你是不是疯了。”艾莉亚抽泣着说,手却死死抓着那个盒子。




    贾昆也没有办法了,手忙脚乱地掏手帕,手帕碰到艾莉亚的脸时她抽了抽鼻子,露出嫌弃的表情。他讪讪地把手帕收回去,憋了半天,友好地说:“就吃一个。”




    她真的只吃了一个,剩下的进了贾昆的肚子。再下周他又带来一个纸盒子,这次是巧克力熔岩蛋糕,艾莉亚哭得更厉害了。




    “我宁愿永远没有尝到过热派家甜点的滋味。”她抽噎着断断续续地说,“网上说吃他的蛋糕就像是高潮一回,我现在的感觉就是一个男人刚射过马上就被阉了。”




    贾昆觉得十分蛋疼。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比喻。在他的人生里,除了牙疼,没有什么人和事会拦住他要喜欢的东西。他更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坚强到拔掉脚趾甲都一声不吭的姑娘,吃了一口巧克力熔岩蛋糕就突然哭成这个德性。他叹了口气,伸手轻轻揽住她,觉得此刻自己唯一能提供的就是一个友好的拥抱。艾莉亚在他怀里抽抽搭搭了一会儿,就停住了。但贾昆的手还在轻拍她的背,她戳了戳眼前男人的上腹部,最后说:“为什么你在入团考核的时候难为我?”




    然后他们就和解了,贾昆会在贴了艾莉亚名字的蛋白粉罐子里补充巧克力,她也会……会在视线交错时给他一个心领神会的微笑。他们在楼梯间分享同一根烟,每当聊无可聊的时候,贾昆就不得不出卖一点老朋友团长的八卦来哄女孩子一乐。当然大多是上个月他们在楼下对面餐馆吃饭时,薇尔芙打了个喷嚏,一根面条从她鼻子里喷出来这样无关痛痒的小事。累积得再多也不会危害贾昆的生命安全,大概是这样子的。




    他们的相处是细水长流的,也许将来也是会水到渠成、水乳交融、云雨交会、波澜壮阔……的。他不是本性害羞,用老朋友的话来说,大概就是极其惫懒和低情商而已,外加命格有点问题。他朝老朋友扔过一个订书机,威胁她下个月的账目平衡,而老朋友(幸灾乐祸地)说:“你现在是为了谁,我们就别自己骗自己了。”




    所以贾昆看到在人走光后,艾莉亚一个人坐在地板上哭鼻子,想都没想就迈了过去。天气炎热,她只穿了无袖的练功服,下面打着绑腿,没有裤袜,腰间像其他女孩一样系了衬衫。他过去蹲在她身边,然后又坐了下来,拍着女孩子的脑袋问:“你有什么不开心的呢?”




    艾莉亚抬头看到是他,眼睛亮了一下(他没有错过这个细节),然后又红了眼圈。“是团长。”她带着鼻音说,“她要把我卖给这届比赛的赞助人啦!”




    贾昆打了一个激灵,下意识反驳道:“她没有!”紧接着又问:“怎么回事?快告诉他。”




    “你知道的,我们最近在排练的,我有一段独舞的《你欠红神三条命》吧。”女孩子说,“我们要参加这一届的金鹅杯。话说什么脑子被驴踢过的赞助商要起这种名字?金鹅杯?Excuse me?”




    贾昆不自在地挪了一下屁股。“不会的。”他顿了顿又说,“团长不会把你卖给……赞助商的。她不是(可以是)这种人。”




    艾莉亚抽抽噎噎地说:“她就这么做了!明天她叫我去相亲,对象是伊耿·坦格利安!你知道吧,他们家超有钱的。团长怎么会这么好心!肯定里面有什么交易在!而且……而且伊耿少爷为什么会跟我这样的女孩子相亲啊!”




    她又哭了起来,带着点泄愤情绪,捶了几下地板。贾昆绷着脸在背后掏出手机飞快盲打了一条信息,没有让艾莉亚发现。“她可能是好心呢?”他干巴巴地位老朋友辩护,“伊耿长得……我听说还是挺英俊的。”




    “好心?”艾莉亚反问。




    他的手机在背后无声地响了一下,贾昆飞快看了一眼,眉头稍微舒展了一下。“你别说得那么严重。”他安慰女孩子,“只是认识认识,谁还能在公共场合把你怎么样呢。也许吃完饭你们就和一帮女孩子一起去唱KTV了呢。”




    “我根本就不想跟什么伊耿少爷认识。”艾莉亚哭丧着脸说,“我一点儿也不喜欢他。”




    “你都没见过他,你怎么知道你不喜欢他呢?坦格利安家的公子条件当然很好,为什么会不喜欢呢?”贾昆问。




    “条件好又怎么样呢?”艾莉亚认真地回答他,“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跟那样的有钱人、公子哥会有共通语言吗?你难道不觉得我更适合长相一般般,身材一般般,跟我一样也热爱庶民美食的普通家伙吗?”




    说完,她眼睛有点发亮,殷殷地看着他。但贾昆面露了难色。气氛冷了一会儿,他说:“你这是小孩子脾气了,姑娘们都会喜欢英俊帅气,有钱有趣的男人吧。除非你的心里已经有人了,才会对相亲这样抗拒。”




    “大概是吧。”艾莉亚模棱两可地说,“可是……”




    女孩子又看了他一眼,眉毛拧紧,十分苦恼的样子。贾昆很沉得住气,就这么望着她,但手心悄悄滑到了她的手背上盖住。他们挨得很近,他闻到了女孩子脖颈里的些微汗味。好在胜在她年轻漂亮,那汗味也是清新可爱的。她瞪了他半天,没有回应,终于气得反握住了那只手,吼道:“可是我喜欢的是你啦!”




    话音刚落,他就凑上去吻了她。这就是我们要讲的另外一个故事的开端了。


 


 


 


 


————————————————————


丫丫:我把你送我的这个假prada卖了五百块,你看我是不是很会过日子?虽然一开始背这个包她们都很嫉妒我,哎呀但是毕竟是假货嘛,我不能这么虚荣对不对?快表扬我!


昆儿:……行吧,你开心就好吧。


 


 


 



评论

热度(50)

  1. 异教徒告解室13131313 转载了此文字